重庆在线,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赋骨苍山牧云访谈录:让文化回归旅游 让辞赋回归山水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02
摘要:赋骨苍山牧云访谈录 让文化回归旅游让辞赋回归山水(上) 登高作赋的佳话已泯灭于时代,寄诗山水,雅聚修禊的盛况如今只能凭吊怀古。辞赋碑刻沦为残垣断壁,骈赋壮丽难遇知音。在这个时代,赋骨苍山牧云(潘成稷)以文人单薄的肩,重新扛起当代士林文化的旗帜,

  赋骨——苍山牧云访谈录

  ——让文化回归旅游让辞赋回归山水(上)

  登高作赋的佳话已泯灭于时代,寄诗山水,雅聚修禊的盛况如今只能凭吊怀古。辞赋碑刻沦为残垣断壁,骈赋壮丽难遇知音。在这个时代,赋骨苍山牧云(潘成稷)以文人单薄的肩,重新扛起当代士林文化的旗帜,为巴蜀文化承启复兴默默耕耘。

  本次西行驿站总经理阿涛先生将对话著名作家、赋骨苍山牧云(潘成稷),从他的诗词文赋中,探讨如何挖掘与推广传统文化的价值与意义,让文化回归旅游,让辞赋回归山水。

  西行驿站:请潘老师介绍一下“游学”,以旅行为线索,结合亲身经历,谈谈你对旅游的总体印象?

  苍山牧云:“游学”的要意是以脚读书,在途思考,在单位时间里完成心智的成长与历练。现在大家把娱乐休闲的出行方式称为“游学”,实际上已不具学习的目的性,其重心在于娱乐本身。2010年以来,因为研究中国书院历史我走访大量书院,这算是自主的文化之旅。2015年夏,在浙江金华我找到丽泽书院,它是南宋四大书院之一,在中国书院教育史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但令我失望的是原址早已荡然无存,我只在寻访中获得金华同好相赠的一块镶有“书院”的瓦片,聊以自慰。与之相反,异地重建的复古项目却不少。这点让我感到痛心。一边是许多真正有文化的东西没有得到妥善的保护,另一边是伪文化方兴未艾、无根复制。还有就是跟团之旅,大家肯定都有这种遭遇与体验,往往自然景观让人叹为观止,而人文之旅让人心底发凉。综上两点是旅游的现状,在短期内恐怕较难有改观。新开发的自然景区人文沉淀表浅留不住人,太陈旧的人文景区空间有限装不下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西行驿站:川西旅游在文化资源上,到底有哪些优势与劣势,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苍山牧云:总体说来川西旅游在文化资源上是积贫积弱的,尤其是汉文化的普及上。除了交通、饮食等基础环境必备以外,许多藏传佛教还不为外人所解或知之甚少。例如许多地名都是藏语的直译,没有藏学基础的人根本是讳莫如深、不解其意,产生文化联想就更难了。非常需要汉藏大家放下身段来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以汉藏两种,甚至两种以上的文化进行诠释要义,让游客到来后,能游其然,又能游其所以然,不至于让旅游成为“路过”——游玩停留在表皮上,若蜻蜓点水、似走马观花。如果这样做了,非但能留住人,还有利于汉藏文化的交流与繁荣。

  西行驿站:潘老师请您浅谈一下对文化与旅游关系的理解?

  苍山牧云:文化不能只作为一种文化遗存——博物馆的形式存在。它不能仅仅是记录生活的过去与对未来的眺望,更多地应该表现生活的现在与服务当下。因为文化一旦远离生活就会失去新鲜与价值,如同参与不到社会建设中,文化就会失去柔软、变得僵硬一样。所以文化要有现实的用世精神与功效。在复古情节浓郁的时下,与其复制“死”文化,不如恢复真实的生活。因为文化遗存只是前人生活失败的记忆,不是文化本身的胜利与复活,更不是一个城市沉淀下来可以开发的能够延续的文化命脉。文化与旅游关系就是让文化如何丰富旅游的内涵,旅游如何让文化活起来。两者彼此唤醒。

  西行驿站:潘老师为四川旅游发展,尤其是文化补齐方面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在旅游方面,您觉得四川还缺少什么?

  苍山牧云:一个区域、一个城市、景点的生命力有多么深厚,取决于它光辉灿烂的文化积淀,而这些文化需要有心人进行长时间的整理与创作。如何让文化与时俱进并参与到“大美四川”的建设,就是将四川的文化地理、地标、标识等文化符号、记忆,以辞赋等形式梳理出来,像我历时二十年,为四川撰写了一系列辞赋作品,面大量广,题材宏阔。譬如地名有“成都赋”、“自贡赋”、“巴中赋”等;景区有“峨眉山”、“青城山”、“南龛山赋”等;景点有“剑门关赋”、“夔门关赋”、“乐山大佛赋”等,区域特产有“五粮液赋”、“剑南春赋”、“水井坊赋”等逾数百篇之多。我曾经和一位陕西旅游局的领导说,陕西的文化在地下,缺少景观的补充;四川的景观在地上,缺少文化的滋养。走进川西旅游线路就会我说这句话的意义。

  西行驿站:潘老师为四川旅游景区写了那么多赋,你的这些作品都有什么特点?

  苍山牧云:在创作的辞赋除保持传统律赋的体例外,还吸收了宋词与元曲的元素,并有开拓创新。行文短巧精悍,正文一般都控制在100字之内。韵律若行云流水,使辞赋赋予了音乐的翅膀,略加修曲就可以吟唱,既能满足目前这些人文地标的文化升级与换代,又能给久远的历史留下文化景区的记忆,不致湮灭,进而充实、丰富文脉四川的文化层次与内涵。

  西行驿站:这是功在当代,泽惠子孙的非常有意义的一项文化工程。我们希望将潘老师历经二十年点滴集成的四川地理名片——文化辞赋作品奉献给钟爱的这块土地,希望能为“大美四川”“文脉四川”建设做点贡献。

  赋骨——苍山牧云访谈录

  ——让文化回归旅游,让辞赋回归山水(下)

  登高作赋的佳话已泯灭于时代,寄诗山水,雅聚修禊的盛况如今只能凭吊怀古。辞赋碑刻沦为残垣断壁,骈赋壮丽难遇知音。在这个时代,赋骨苍山牧云(潘成稷)以文人单薄的肩,重新扛起当代士林文化的旗帜,为巴蜀文化承启复兴默默耕耘。

  本次西行驿站将对话赋骨苍山牧云(潘成稷),从他的诗词文赋中,探讨如何挖掘与推广传统文化的价值与意义,让文化回归旅游,让辞赋回归山水。

  西行驿站:吟诗作赋,需要风骨与情怀,先贤常以山水咏志,践行修心。潘老师对川西的山脉、水脉、文脉、人脉相当熟悉,可以结合自己的经历,讲讲在川西采风时所遇到的,打动自己的情怀。

  苍山牧云:我每次进入川西高原,当车子在高山峡谷中穿行,一边是悬崖万仞,一边是临江激流。都在想,我人走出大山的欲望,若江水之东归沧海志,不可遏制。故能斩石千里,穿岩破壁,后来坦途通域外。虽在幽谷深涧之间,蛇委蚯行也无所畏惧;纵路随江转、逐低而下也了无退意。是什么给予了他们这种勇往直前的精神?是高原稀缺资源的窘态,是苦难生存条件的威逼。每当此刻,我都将高原的秀丽山河介绍出去,让高原之外的人们能来关注它为使命,写好我应邀前去给每个景区作的辞赋文章,以期通过自己的文字能改变一点他们的文化与生活。

  西行驿站:您如何理解旅游文化?旅游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川西旅游文化发展到底缺什么?应该怎么做?

  苍山牧云:旅游文化就是在旅游过程中的文化感受,它分为个部分,一部分是自然之旅,一部分是人文之旅,两者相互滋补才是旅游的最高境界。川西旅游最缺少的就是人文之旅,再壮美的自然之旅如果离开人文情怀,都会变得让人索然无味。一般搞旅游都非常重视交通环境、饮食住行,这些都是进入到肚子与眼里的风景,而一个地方真正的风景是富有人文沉淀的对游客体验感的关怀。圈地宰客,无异于杀鸡取卵;划区售票,形同占山为王、自断香火。开发旅游要有长线思维,规范市场才是必由之路。所有的自作聪明都是自掘坟墓,只有敞开胸怀才能招揽八方客人;唯有在服务上不断追求,才是经久生财之道。

  西行驿站:您认为社会应当倡导怎样的旅游方式?

  苍山牧云:没有任何一种旅游形态可以长盛不衰,不断尝试接受、开发各种旅游形式才能让景区旅游业永葆青春,也才能让旅游者流连忘返。中国有太多旅游资源,为广大旅客创造了浅尝辄止的可观选择,但终人一生也难能将中国的景区游个遍。因此,按季节、分形态、有选择的深度游近年被资深旅行人士所喜欢。这种旅游除了浏览景区之外,一般还会对一个地区的人文、文化、风土人情等软文化有所参与、感悟,而不仅仅是浮光掠影的泛泛之游。这种旅游的特点需要有更多民间资源介入大旅游之中,譬如:家庭旅馆。但现在的家庭旅馆还仅限于提供休憩场所,甚至连休憩场所的卫生、安全、饮食等基础条件都不能较妥帖的满足,根本谈不上服务意识。另外,很多景区也没有为旅客提供野外宿营的准备及最起码的配套条件,可观地影响、制约了深度游的发展,这也应引起旅游等相关领导部门的注意与思考。

  西行驿站:让文化回归旅游,让辞赋回归山水。辞赋回归山水的创作上给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如何评价自己?

  苍山牧云:众所周知,岳阳楼的“记”,滕王阁的“序”,黄鹤楼的“诗”可以称得上诗词歌赋馈赠于烟雨江南的人文三绝。唯因一篇文章在,屡毁屡兴,历代皆有修葺。2014年我到了江西南昌,日暮畅游滕王阁才真正领略了“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盛境。是暮,夕光与江波交辉,岸柳与水草峥嵘,原来江水果然与长天遥相呼应,晚霞飞渡之时果然有鸥鹭翻飞、翱翔于碧波之上。此时此刻我才感悟到,如果没有这般景致铺垫,纵使才比子建,七步可吟咏成章,王勃断然也写不出如此俊句名篇。可见景区的打造务必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有章可循。不能缘木求鱼、急功近利,无中生有啊。这很符合我写作的信条,务必求真,宁缺毋滥。

  写作,不停地写作是一个作家成功的捷径。作家只管创作,评价作家的水平高下是评论家的事,我们为什么要去抢评论家的饭碗,干评论家的活呢?对我自己的评价也是本着这种态度。但是,对辞赋的文化功能我是充分肯定的。今天,我们处于一个浮躁的社会,在普世浮躁的社会环境里,如果娱乐成为时代休闲的主题,那么低俗文化就会唱起独角戏,在浅薄的群体中泛滥成灾。呼吁深层次、有力度、经嚼耐嚼的文化回归——辞赋文化的回归,尤其是本土辞赋文化的回归,任重道远。相信,只要我们不放弃,日拱一卒,最终就能起到“润物细无声”的作用,让文化厚重起来。

  另附

  【赋骨作品赏析】

  《西行赋》

  作者:苍山牧云

  序

  龙生九子,连父十神。各司其职,因性而分。睚眦yázì以恩仇为役,狴犴(bìàn)以诉讼为役;赑屃(bìxì)以负丰碑为役,螭吻(chīwěn)以镇殿脊为役;解豸(xiè zhì)以断公正为役,貔貅([pí xiū)以敛财富为役;负屃以饰辞藻为役,嘲风以弄凶险为役。

  瑞兽威武,俱有偏好;性情不一,咸遵其道。囚牛以琴音为驿,蒲牢以洪鸣为驿;麒麟以述武功为驿,饕餮(tāotiè)以守九鼎为驿;蚣蝮(bāxià)以卫桥梁为驿,椒图(shūtú)以护门窗为驿;狻猊(suān’ní)以吞烟霞为驿,天犼(hǒu)以蹲华表为驿;鹘隼(húsǔn)以昊天为驿,鲲鹏以逍遥为驿。为序。

  苍龙以海为驿,蛟蟒以池为驿;虎豹以林莽为驿,鸿鹄以玄天为驿。鱼以水为驿,鲟以江为驿;士以家为驿,心以爱为驿。茶以水为驿,酒以火为驿;诗以情为驿,才以德为驿。媪妪以鳏夫做伴,嫫母以轩辕为驿;天子以江山万里为驿,美人以英雄怀抱为驿;人之生则红尘为驿,士之死则西天为驿;西行有栈曰:西行驿站。

  夫神降于天而成仙,佛修于地而得道。日升于东而殁于西,星辰之西行也;沙汇于海而千水西来,江河之西行也。天道维艰,恰是凌霄漫步;异域行走,宛若天界神游。士不出户则已,若远行必有西志;人无慧根也罢,有香客定是东来。

  夫君主视天下为家,是枭雄当四海为驿。然西天之去路迢迢兮,尘寰之行志益坚。昭君西行和番,文成西行援藏;蒙元西行吞欧亚,武皇西行开汉疆。此皆西行之公恩也。汉使西行得封侯,唐僧西行化佛陀。大圣西行脱桎梏,白马西行封天龙。此皆西行之私惠也。感念九天有正果之神灵,高原是皈依之厚土。夫生而得为人者,能不西行乎?是故,北人南下,势必席卷;紫气东来,志在西行。

  从1997年伊始,西行驿站专注致力于研发及实现文化传播与品牌推广的系统解决之道。

  小贴士:西行驿站介绍

  “西行驿站”旗下目前拥有西行驿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行驿站土特产有限责任公司两大品牌。

  业务范围包括汽车、旅游、商贸、土特产等领域。

  业务构成涵盖品牌推广、产业规划、策划执行、网络营销平台运营、土特产销售等项目,为汽车、旅游、生态、IT、政府及公益组织等领域提供优质的品牌策划营销、推广执行活动、商贸交易等服务。

  (图片由 成都苍山牧云文化传播公司友情提供)

责任编辑:admin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