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在线,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产品乏力 猫眼票补都烧不出市场份额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20
摘要:被讨论许久的微信小程序正式于1月9日上线,瞬间引爆了互联网科技圈,成为了2017年开年的第一个热门话题,关于微信小程序能否替代众多APP、解放手机内存的话题成为了所有人的聚焦点。坦白的讲,假设微信小程序真的在未来成为主流,那些独立存在的App将遭遇巨

  被讨论许久的微信小程序正式于1月9日上线,瞬间引爆了互联网科技圈,成为了2017年开年的第一个热门话题,关于微信小程序能否替代众多APP、解放手机内存的话题成为了所有人的聚焦点。坦白的讲,假设微信小程序真的在未来成为主流,那些独立存在的App将遭遇巨大的挑战。微信作为中国现阶段用户量最为庞大的社交软件,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网民的社交方式,一旦微信小程序的使用习惯在网民之间培养起来,独立存在的App将直接丧失装机的必要性以及自我导流的能力,于是大家都开始纷纷在这一节点进行捆绑式宣传,最大限度进行自我曝光,抢夺潜在的大流量机遇。

  在这波风潮中,作为电影票在线选座领域的群雄之一的猫眼,也是动作频频,多次发布公关稿件,想要最大的限度的刷一下存在感,这种初衷本无可厚非,但是却也切实的暴露了猫眼存在的艰难境遇。

  市场份额下跌 简单粗暴的票补都无法止跌

  猫眼作为最早一批涉足在线票务的平台,早年间凭借疯狂的票补,累积了大量的用户群体,一度占领了高达70%的市场份额,但随着BAT的入局,依托流量及资本的优势,将猫眼原有的市场份额迅速挤压,暴跌至20%出头。市场份额的下降,也就意味着猫眼在资本市场眼中的价值在下降,而且单纯的票补模式,让猫眼的资金链数次告急,本来就以烧钱换市场的新美大,根本无力再背负猫眼的这个沉重的包袱,于是将猫眼从新美大体系中拆分出来,进行独立的融资输血,做最后的一搏,但是现实却将猫眼的美梦击的稀碎。

  数次融资打算落空,无力负担的新美大只能将猫眼卖出,并且做出了一个盈利两万的财报,在业内贻笑大方。传统的影业公司光线接手,猫眼开启了自己又一段的冒险旅程。作为传统公司的光线,因太缺乏互联网的基因,导致之前数次的互联网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具体的案例就不在此赘述,感兴趣的人可以自己检索),而收购猫眼的尝试,从一开始也就决定了不会顺利。

  收购宣布之初,光线表示猫眼将放弃票补之路,追求盈利,而猫眼的自我表述依旧是希望在市场上抢夺份额,二者言论及立场相悖,于是猫眼用实际行动表示了对“自我信仰”的坚守——继续票补,以巩固市场份额。但是2016年的电影市场开始变得理性,尤其是观众,不再会因低票价的刺激走入影院,反而更加关注电影本身的质量,这对于依赖票补模式换取市场的猫眼无异于噩梦。

  根据Trustdata信诺大数据的报告显示,猫眼App的月活从2015年7月超千万的峰值,直线下降到2016年7月的300万多一点,同比下降超过70%。猫眼“票补换市场”的策略正式宣告失败,急需寻找其他途径来稳固自己的用户量。于是才会出现前文中说到的那样,猫眼想借一把微信小程序的东风,据称郑志昊为了获得腾讯的支持,天天往腾讯跑,透支着自己曾在腾讯工作的资源。但可惜的是,微信官方早就指出,小程序的推广在于线下消费场景的搭建,人情并不能带来流量。

  票补都换不来市场,对于猫眼自身来说,根本的问题是出在了产品自身。

  电影评分绑架片方 遭《人民日报》痛打脸

  2016年7月份,猫眼大张旗鼓的宣传“专业评分”的上线,在其宣传稿件里如此描述:“猫眼电影在新版APP中发布了专业评分功能,由权威影评人、资深媒体人、电影学者等40余名电影权威人士组成的专家评审团,针对正在上映或已下线的影片进行实名制打分及评价。”

  从这一表述中可以看出,猫眼在产品不能有效吸引用户的情况下,转而想要通过“专业评分”的手段去绑架片方,于是便出现了非猫眼或者非光线的影片均被打出了较低的专业评分。比如说在猫眼专业评分的专业人士里,一位影评人给《长城》的有效分只有2分,但27日下午,他的2分已经变成了5分,而日期显示的打分时间还是20日。诸如这样恶意打低分的行为直接降低了观众对于影片的观影欲望,在2016年电影市场整体趋冷的情况下,又泼了一盆冷水。

  于是在12月27日,《中国电影报》发表评论文章,点名批评猫眼等评分网站,称恶评伤害了电影产业,不应该用少量的样本来绑架亿万的中国电影观众。稍晚时候,《人民日报》客户端也转载该文,引发人们对影视评论与电影产业的关系的讨论。在一片指责声中,猫眼悄悄的撤下了“专业评分”的功能。

  虽然下架了“专业评分”,但猫眼并没有停止自己操作评分的手段,元旦期间上映的《你好,疯子》的导演饶晓志在电影上映期间就猫眼突然降低并取消影片评分发出质疑,该片在猫眼上评分遭到了几次莫名的修改,从9分一度降到了8.3分,最后甚至评分直接消失了。对于猫眼后来给出的解释,饶晓志直言不能接受,并以老师判错学生考分为例,再度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就好像是一个考卷判分,我觉得这道题我明明答对了,但是给我打了一个叉,说我是错的。我就问老师能不能给我改回来,老师说你看别的同学我也给他画叉了。那我只能说,那好吧,就这样了。”

  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电影欢迎一切科学的、实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评,但批评不是阴谋的狂欢,不是预谋的胜利。”

  是的,靠一些不光彩的手段,猫眼恐怕在未来将会迷失。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泰东方:无处安放的余生—失独者之痛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